当前位置: 首页>>招生就业 >>正文
招生就业

关于组织学生参加就业指导讲座(八)女大学生就业与职业发展专题

2016年10月31日 18:49  点击:[]

为进一步帮助我校毕业生树立正确的就业观和择业观,了解当前就业形势,更好地适应新形势下用人企业对毕业生的需求,党委学生工作部举办就业指导系列专题讲座活动。现将第八场专题讲座有关事宜通知如下:

一、时间地点

时间:2016年11月4日周五晚20:00(北京时间)

地点:校本部大学生活动中心

二、报告主题

女大学生就业择业与职业发展

三、主讲人

张赫凡(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研究员)

四、活动要求

(一)各学院要高度重视,将本通知及附件全文打印张贴,并及时通知到各年级学生。并按照各学院名额分配,辅导员带队,积极组织学生参加。

2、参会人员于19:40(京时)前全部刷学生卡入场就坐,活动期间不准大声喧哗,不准在会场内随意走动,务必将手机关闭或调为静音。


附件1:张赫凡事迹简介


                                                      党委学生工作部

                                                      2016年10月31日


附件1: 

张赫凡事迹简介

张赫凡,女,1974年生,1995年从新疆农业大学动医系畜牧兽医专业毕业后,到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研究员,从事野马的饲养、繁殖和科研工作。

为拯救普氏野马这一全世界仅存1000余匹的珍贵物种,1985年以来,我国先后从国外引进了24匹普氏野马,并在新疆建立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成功繁殖到第四代,繁育了200多匹野马。2001年,27匹野马被放归野外,在卡拉麦里——普氏野马的故乡,自然繁殖成功。

这一切,野马繁殖研究中心工程师张赫凡功不可没。

1995年毕业后,张赫凡带着美好的憧憬到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报到。但她没想到,第一天自己就哭了:野马远没有梦中那么漂亮,中心也远在离乌鲁木齐100多公里以外的戈壁荒滩上。

坚持了一年多以后,1996年底她向领导递了辞职信。正当她收拾行囊的时候,一匹名叫“小黑碳”的公马右前肢脱臼了。看着“小黑碳”痛苦的眼神,她当即决定留下来照顾这匹小马,春节都没回家。几个月以后,小马的伤情稳定了,张赫凡也不忍心走了,她觉得小马是在用这种方式挽留她。

随着野马越养越多,中心的经费越来越紧张,有时连马的“口粮”都不够了。张赫凡觉得前途渺茫,再一次递了辞职信。正在这时候,一匹名叫“班娜”的母马生产过后因为中暑而死,留下出生仅21天的小马驹。作为中心唯一的女性,张赫凡拿着奶瓶,当起了小马驹的“妈妈”。后来,新疆1.4万名小朋友认养了这匹孤驹,并给它取名叫“雪莲花”。随着“雪莲花”一天天长大,张赫凡便再没动过辞职的念头。

与野马独处的日子里,张赫凡慢慢对野马有了深厚的感情。张赫凡用了8年多的时间,写下了30多万字的日记和观察记录,记录它们自然状态下的生存、繁殖、生活习性、族群关系、恋情、婚姻、疾病等,保留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它们谁是父亲,谁是母亲,有几个兄弟姐妹,她一清二楚;它们哪个调皮,哪个孤傲,什么时候谈的“恋爱”,什么时候“成家生子”,她了然于心。她与野马朝夕相处,相互之间有了难以言传的感应,她的“野马公主”甚至能听“懂”她说的话。

她还把自己与野马的故事整理成一本30万字的书《野马:重返卡拉麦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她说,荒原是我心灵的故乡,使我能在纷繁的生活中有真正宁静的心灵。野马是我灵魂的支撑,我愿生就一副野马魂。

张赫凡觉得,野马中心工作的全部意义就是让野马有一天能够自由地生活在准噶尔卡拉麦里保护区内,重新展示它们的野性之美。她把青春献给卡拉麦里整整二十一年,成了野马保护中心唯一一名女性。为了野马,她用亲身经历写下的《野马的低语》被译成多种文字,《野马:重返卡拉麦里戈壁女孩手记》、《野性的呼唤》以诗的形式一发表,立即轰动了国内外,感动了无数人。

如今,她是签名售书筹集治疗资金自立自强典范女作家,长期的野外生存和强紫外线照射,使她患上一种疑难性皮肤病,每天靠激素维持,黝黑的皮肤洋溢着她顽强的意志。

关闭